阿菌

苏王宠谦吹叶
爱念叨点心的相声段子
不完全杂食体
1v1基本不雷,凹凸不吃王相关

【方王】the fall

写作练习,关键词:倒计时 偶像 水族馆

短,一发完 ,o到没有c,只能用梦境连起来关键词,写得跟在梦游一样,感觉到了自己的废柴【趴地

>>>>>>>>>>>

咻地一声,方士谦的手机锁屏跳出一条微信:

“好撑啊,吃不完了”

信息上方大大的数字显示着时间,20:00.

方士谦划开锁屏,聊天界面上一条是自己几个小时前发的“要加班”。

又咻地一声,对话框弹出一张照片,背景不知道是哪家火锅店,画面中心的鹌鹑蛋和藕片堆在油碟里,沾着泛光的辣椒油,旁边还放着一碗撒了小葱的白汤,香味几乎要从屏幕里钻出来溜进空荡荡的胃里。

方士谦看着邮箱里还没回复完的代言合同,糟心地点开回复框,打出一个“哦”

想了想,又在后面狠狠地加了个句号,发了出去。

方士谦是个颇受好评的歌手,自谱自填自唱,音色清朗,风格多样,加上颇上镜的外表和高个长腿的身材,很是赚了一波小迷妹的好感。

只是忙到头疼的时候,也会抱怨当初自己也不知中了什么邪,非要自己出来搞工作室,代言合作也好作品制作发行也好,录音棚、宣传平台都要自己联系,都要自己一样样点头才行。

    多半是被王杰希忽悠的。

  王杰希是个小有名气的魔术师,喜欢自己到处浪的那种。

  时不时在电视节目上接一些表演和揭秘访谈,或是一些晚会庆典节目,拿过出场费就走,吃饱穿暖衣食不愁。

  又时不时会到步行街,兜里揣一副扑克或是几个玻璃弹珠,指尖引着路人的眼神,却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纸牌上画上一只小鸟的涂鸦,夹在两只之间,手掌一翻,一只白鸽冲向天空,转悠几圈,落在街心公园的长椅旁边。抓拍到合影的粉丝滤镜羽化柔光蒙版一层一层往上加,po到网上,白羽下的魔术师把T恤衬衫牛仔裤穿得仿若谪仙样。

 


在自己加班的时候发美食照,明明是恶魔啊!方士谦点开又一封邮件,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声音细密又规律,让人昏昏欲睡。

“谪仙”伴着一身火锅味儿提着两个外带餐盒走进来的时候,方士谦还以为自己饿出幻觉了,更是十指如飞,想赶紧解决掉工作好蹭一份夜宵。

王杰希一手拎着袋子,一手在方士谦面前晃了晃,吓得方士谦向后一仰。

他偏头看了看王杰希,低头看了看时间,20:15.

他心说:你不是刚刚还在吃火锅?

抬头却问道:“你的2000不是拿去修了吗?”

王杰希老神在在地点头:“修起来麻烦,换了把火弩箭,打完包就骑上飞过来了。”

明明是提前拍好照片逗人玩的吧……

方士谦这么想着,却听自己只是感叹了句:“真奢侈。”

“是啊,再不接点活,怕是要吃土。”

王杰希知道方士谦习惯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就把外带盒放在一旁的空桌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魔方随手拨弄起来,和另一张桌子上的键盘声和出了某种奇妙的节奏感。

 


 “终于最后一封了啊,累死我了——”

方士谦匆匆把上一封邮件回拒的话复制了到这封来,略略检查了几遍,改了几个称谓,点击发送,伸了个懒腰。

说完,向打包袋子伸出了魔爪,狼吞虎咽起来,居然还是热的,方士谦感动地想。

“有吃的当动力,效率果然不一般啊。”王杰希放下拆开又拼好几次的魔方,趴在桌上,手掌垫着下巴,从下方向上瞅着方士谦,念出他的心声。

……有个能懂自己的恋人是很幸福的,前提是别总撩拨自己还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两人的关系目前还是保密状态,倒没有特意瞒着,只是大家都不是什么高调的人,各自忙各自的事业,涉及私生活的问题,也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打个太极绕过去,表示希望粉丝能够喜欢自己的才能。

最近这段时间,不是他到处跑演出,就是自己在加班,哪怕每天通话也好发消息也好,见面的时候却觉得分外想念。

这么想着,方士谦开口了:

“决需啊,哦文好苟为有乌克玩呃”

  “什么?”

方士谦咽下嘴里的牛肉卷和豆皮:“我说我俩好久都没出去玩了。”

“我们俩出去玩过么?”王杰希作为一个没事就鼓捣魔术道具的家里蹲,对这种“约会”有些兴趣缺缺。

方士谦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只好说:“约一次呗,连会都没约过的恋爱是不圆满的。”

“想去哪儿?先说别拉我跑太远啊…游乐园那种地方逛不动啦。”

方士谦沉吟了一下,想起前两天看到的本地新闻。

“森林公园旁边的那个水族馆,听说快拆了?”

“没有啊,只是重新修了一遍,都上个月的事情了。”

啊?明明连施工的通知都还没有呢。

“你也知道?”他只是问。

“嗯,其实已经修好了,过几天的揭幕式有我的演出。”

“演什么?”

王杰希偏头,靠在肘窝里,另一只手在桌上点了点手指,手机就出现在手里,敲着屏幕说:“要不就去那儿?现在就行,就和工作人员说是练习好了。”

 


王杰希那身衬衫加牛仔裤的打扮,浑身上下连个兜都没有——至少方士谦的检查结果是这样的。

“再摸下去我们俩就可以玩办公室Play了”王杰希靠在落地书柜的柜门上,“虽然我是不介意。”

“!……你想到哪里去了!”方士谦红着脸跳开,有上下打量了半天,总算是高抬贵手,打开门朝外走——“看你有什么花样可玩。”

“我不玩花样就没意思了。”王杰希笑道。

 


水族馆修得很有新意,四通八达,像迷宫一般,晚上水下光线很暗,隧道上下左右都是透明的玻璃,各色灯光嵌在其中,随着水流四散波动。

按王杰希所说,魔术的表演是在水族馆中心的展厅里,整个水族馆分为几个水域,穿梭其中的通道会通向中心展厅。

“这儿也改得太复杂了吧,”方士谦感叹,“你是怎么记得路的啊。”

走在前面的人没有回答,只领着路。昏暗的走廊里,身影突然有些模糊和透明。

“王杰希?”

“到了。”前面的人停下。

身影又变得清晰起来。前方弯曲深远的隧道也一下子变得开阔了。

“这里……!”

直径百来米的中心展厅做成了半球形,穹顶同样是完全透明的玻璃,顶端离水面还有些距离,开阔的视野之下,甚至可以看见整个水族馆的各个分区隔断,以及在大厅周围环绕的隧道。

隔着观众席是一个占了近一半场地的椭圆形舞台,甚至看上去中间的盖板可以打开。

星星点点的荧光小灯嵌在玻璃里,仿佛海面下的星空一样。

“这也……变得太多了吧……”

 


方士谦还记得这个中心展厅,当时的结构撑不起那么大的穹顶,几个柱子和承重墙隔出水箱来,身量大一些的生物都得委委屈屈地缩在一隅。

那时方士谦站在水箱前,手指跟着摇头摆尾的鱼上下左右地打着转,哼着自己正在练的新歌。

工作日的白天,水族馆参观者寥寥,歌声在空旷的展厅里绕行,仿佛和声一般。

和声?

方士谦停住了,而歌声还在继续,但不太熟练,像是刚学会的跟唱。

绕过几堵墙,发现了和着自己哼歌的人。

那人说不好是青年还是少年,神情不见什么稚气,身形却还是抽个头时候的纤瘦,拿着一张白纸,在鱼缸前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比划来比划去,听见脚步声,转头看向自己。

“刚刚唱歌的是你?很好听,有歌名吗?”

“你在做什么?”方士谦倒是被他手上的纸吸引了注意。

“这个啊,魔术道具。”

 


“我知道你的魔术是什么了!”方士谦说。

“肯定猜不全对。”王杰希说着,半蹲下来,单手覆在地面的玻璃上,往上一提,地面像是溶化了一般,突然涌出一片水,变成一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一条小鱼在水晶球里游动。

 


“啊!”方士谦指着少年手中的画。

原本鱼缸里的鱼消失不见,空无一物的纸上却出现了一跳栩栩如生的鱼。

方士谦跑到水缸后,又绕着转了两圈,到底是没发现什么折起来隔开小空间的镜子。

“先别说,让我自己想想。”方士谦抬手制止了刚想开口的王杰希,食指托着下巴说道。

“好啊,”王杰希愣了愣,笑着说,“想通了再告诉我也行,还有歌名也是。”

他把纸递给方士谦,说:“你放进去,倒数三下。”

 


三——二——一——

 


当王杰希牵着方士谦的手跑向玻璃墙壁时,方士谦开始怀疑自己所处世界的真实性了。

 

水族馆的水的温度很舒适,他站在礁石上,面前的观众将打call棒顶在额头前,随着歌曲的节拍左摇右晃。

为什么会顶在额头上?

方士谦跳下礁石,拨开鱼群,向前跑去。

远远地传来山呼海啸似的欢呼声。

他看到王杰希站在舞台上,不知说了些什么,欢呼声中夹杂着齐整的倒数。

十——九——八——

王杰希转过身来,朝玻璃伸出手。

七——六——五——

方士谦几乎可以看见他眼中映出的灯光。

四——三——二——

他伸出手,穿出玻璃,贴了上去。

 


方士谦保持着靠在椅子上歪着头的造型睁开了眼睛。

王杰希正拿着自己的手和他的比划,见方士谦醒了,就说:“就这么几分钟都能睡过去,真有你的。”

方士谦拿起手机看了看,20:15.

他不知怎的突然问:“你新买的火弩箭到了?”

“你睡糊涂了?”王杰希把打包盒放在方士谦跟前,“事儿多累的?忙完去散散心?”

方士谦伸了个懒腰,看向电脑,想了想,还是关掉了网页,掰开塑料袋里的一次性筷子,问:“森林公园旁边的那个水族馆是不是快拆了?”

“好像是吧…想再去看看?”王杰希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你那时候还哼着自己瞎编的歌呢。”

“去去去,你的那个魔术我现在也会了,”方士谦得意道,“这回轮到你来倒数啦。

>>>>>

魔术原型是某年春晚的那个,然而并不懂原理【。


评论
热度(23)
©阿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