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苏王宠谦吹叶
爱念叨点心的相声段子
不完全杂食体
1v1基本不雷,凹凸不吃王相关

无明【其实是分几个部分的全员】

啊,这个鬼一样的脑洞也有名字了呢。 @和野 说这篇叫无名那她那篇就叫无题好了,感觉好欠扁的样子_(:3JL)_


1. 武侯祠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并没有石料木料搬运碰撞时的摩擦声,也没有工头指挥着工人时的吵嚷声,只有不知哪家的饭菜香飘过来,让明明不需要吃饭的武侯祠感到了饿。

  四周好像刚刚开始建造什么似的,灰扑扑的,背上靠着的木材堆有点硌人,于是他站起来踩着零星镶在土里的碎石四处逛了逛,饭菜香还没散去,但周围景色太过于陌生,让他不敢走远。绕来绕去绕回了原先那个木材堆,武侯祠就跳上去坐上上面看着一颗颗亮起来的星星发呆,然后在天空刚刚泛白,不远处传来模糊人声的时候,他又睡着了。

 

2. 武侯祠第二次是被哭声吵醒的,并不是现在农村里边儿请人在葬礼上哭丧时那种凄厉刺耳的声音,而是拼命压抑着的低沉的哽咽。只是因为人太多了吧,也或许是因为肃穆得没有其他声音,感觉这哭声压得心都跳不动。

   武侯祠就在一旁沉默地看着身着丧服的人将棺椁运到墓室中央,落下封石,然后离开。


3.好吧,其实武侯祠那时候还不叫武侯祠,他并没有名字,也不需要有,毕竟没有人会叫。


4.按锦家姐妹俩的说法,小武是长得挺精神一小伙子,闹熟了之后就成了一上蹿下跳的吃货,还时不时地会炸毛。就是脸上不知哪块儿肌肉没长对,生气时眉头是往上皱的,连带着眉毛眼角朝两边儿向下撇,挺奇怪。

  跟要哭似的。


5.这说法被武侯祠知道后,小武同学皱起眉头吼:“你才要哭呢!”

  于是他离家跑去塔子山蹭了两周的BBQ,两周之后嘴角燎着几个大泡回来,又被锦珗塞了两个星期的苦瓜凉拌鱼腥草,不加香油不加醋。


6.另有可靠小道消息说,那之后武侯祠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对着镜子练皱眉,努力想皱出那种凶神恶煞让人不由自主交出钱包的样子。不过事实上那纠结的表情颜艺度让人笑得停不下来。

  恩,提供小道消息的那个人就是在笑得停不下来的时候暴露的。


7.接下来说说武侯祠隔壁的锦家姐妹,姐妹俩是双胞胎,不出声不动作地并排站那儿,不染尘土的白织锦襦裙上系着淡蓝的绦带,一双眼瞅人时总是含着笑意,水灵灵的川西姑娘,乍一看还真挺像。


8.只是姐姐锦珗一头黑发总是在脑后绾得妥妥帖帖,用一支掐银丝儿的羊脂玉簪子別着。妹妹锦瑕则是绑着一根三股辫,一动一晃地跟本人一样活泼。


9.⑨是一个好数字,让人想起武侯祠拖着锦家姐妹搬到自己隔壁的事,因为实在是太⑨了。

“商业街修在陵墓旁边?”锦瑕抽了抽嘴角。

“我也觉得有点……”锦珗笑得有点尴尬。

“什么陵墓啦,是祠庙!祠庙!”武侯祠说,“你看我这城郊环境多好,树林环绕清闲幽静,文化气息浓郁商业潜力巨大,你们为何还不行动……”

“只要998?”锦瑕挑眉。


10.嘛,任谁都知道武侯祠根本不住城郊,一环内黄金地段,只是他隔壁住的是南郊,嗯,南郊公园。

“别因为没有设定就可以随便拿别人的名字开玩笑啊|||”锦珗姐姐良心地阻止道。


11.锦里最终还是修在了武侯祠旁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窄窄的青石板路小巷子里总是不缺游人的。每每逢年过节的大庙会从来锣鼓喧天。

清闲幽静的城郊?

呵。


12.啊啊,其实一开始武侯祠想让锦里搬到隔壁的目的是想蹭吃蹭喝。

锦家的姐姐厨艺技能可是满点啊。

虽说成都并不缺这样的地方就是了……


13.只是武侯祠刚醒的那段时间,啊,我是说第二次,是和蜀国的士兵们混在一起的,丞相带兵出征的时候他是留守的那一批,做些守城巡逻之类的事。

“哎哟,阿花你这次饷钱好像挺多的啊,不打算请次客吗?”有次他听到同营地里有这么个声音。

“请呗!上个月总是让你们接济,这次大家敞开吃啊!……不对别叫我阿花啊(╯‵□′)╯︵┻━┻”

 

14. 于是小吃货武侯祠跟随者大部队到了民居区的商业街,小巷子两边是最高不过三层的木质房子,一层多是一些开着窗口小吃摊子。

武侯祠路过一座二层小楼时,门里正好出来一人,弓鞋踏在青石板路上,即使周围吵嚷也掩不住的清脆悦耳, 白绸枇杷袖带着一股香味飘过小武的鼻尖。

于是他向那姑娘的方向凑了凑。

“啊!就是这个味道!”小武同学惊呼。

15.然后武侯祠就被旁边的哥们儿敲了脑袋。

    妈蛋,女孩子身上有油烟味是能吼出来的嘛!

    啊没错,武侯祠闻到的就是他头次醒来时闻到的饭菜香。

    

16.后来据锦珗说,那段时间主公、丞相大人和一众官员常常忙到深夜。

     锦家姐妹平日挺受照顾的,就给大家带夜宵啦。

     至于遇上武侯祠那天,她是去喊在隔壁巷子里的妹妹回家吃饭的。

     明明是普通的家常菜,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小武这么觉得。


17.锦小妹很喜欢玩儿,也很会玩儿。

     如果她有黄毛丫头那样的时光的话,可以想象绝对会成为巷子里的孩子王。

“来踢毽子吧!”有次她拿着刚做好的鸡毛毽子兴高采烈地说。

这种提议小孩子们一般是不会反对的,于是大家在院儿里围成圈坐着,挨个儿到圈里去踢毽子。

第一个上去的是个叫金兰的小姑娘,踢了97个,在众人的掌声中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第二个轮到锦瑕。


18.六十五,六十六,六十七……

    哎哟这个飞了——好险好险,居然接回来了!

    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百二十五……

   真厉害居然踢了这么多!

   二百五十七,二百五十八,二百五十九……

   锦姐姐你欺负人啦!自己玩这么久,还让不让别人踢啦!

   排在后面的孩子们不开心,走了……


19.没人一起玩,锦瑕也不开心了,回家找姐姐啃点心。

    锦珗告诉妹妹其实小孩子蛮好哄的。

    于是几天后锦瑕送了巷子里的小孩子一人一个扎得漂漂亮亮的鸡毛毽,顺带一个草蚱蜢。

    玩得很开心的锦瑕今天又是玩到挺晚,姐姐来喊才回家吃饭的。

    

20.锦珗看着妹妹还滴着汗的发梢和笑得小苹果似的脸颊,感叹小孩子确实是蛮好哄的。



21.锦里巷的尽头有一口水井。

严格来说都不像是井了,当初挖井时似乎是挖到了泉眼,水位挺高的,有时还会冒上来顺着井口那道用细细的粘土砖砌出来的小渠,流到住家的院子里。

 到了夏天,孩子们就喜欢拿个竹篓子装着西瓜或者脆桃,草绳一端拴在辘轳上,一端将竹篓系好,泡在井水里。 小巷里的夏夜也是挺热闹的,一家人会坐在院里乘凉,或是坐在水井附近聊家常。


22.这天锦瑕正抱着一个还没擦干净水珠子的口口脆,切了瓜蒂那头,拿勺子挖着吃,边吃边看着院儿里的响着聒噪蝉声的大树发呆。

忽地手里的西瓜被抢去了,来人跟抱着个大酒坛子似的,仰头把里面清清凉凉的西瓜汁喝了个干净。 


23.那人还真叹了口好酒,在锦瑕身边坐下,把西瓜还给了锦瑕,问“你姐呢?”

锦瑕扭头把西瓜推了回去,答非所问道:”每次都直接这么进来,擅闯民宅可是会被官老爷抓起来的诶。“

青年笑得有些得意,“锦小妹你明知道我不会的,我每次可都是好好走的门。”

锦瑕撇撇嘴,站起身,用湿漉漉的手理理裙子,离开了。

“姐姐去找杜甫哥哥借书啦,你等会儿吧。” 


24.锦瑕不喜欢那个叫赵遗秋的。

     他在和她抢姐姐。

     能知道自己和姐姐的真实身份——反正多半是他缠着姐姐告诉他的吧——他就和这巷子里的邻里乡亲不一样。


25.赵遗秋看自己被嫌弃,也不尴尬,小西瓜放在一边,起身揉了揉锦瑕的脑袋。

“那我就不在这儿打扰啦,锦小妹也记得多看看书呀。”

然后就风也似的飘到外头去了。

恩,穿门而过。


26.锦珗一旦看起书来每个大半天是不会够的,所以赵遗秋很明智地没有在锦家等着,跑去草堂的书店找锦珗了。
草堂的铺子不大,附近是这闹市中难得的一片好木好水,颇有闹中取静的意味。
草堂不在,锦珗坐在桌边读着不知什么书,一手轻扶着薄薄的线装书的一侧,另一只手的手指挑起发脆的竹纸书页,时不时地随着视线动一下。


27.草堂的书店的气氛总是这样静谧的,叫赵遗秋敲门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放轻了手脚。
然后锦珗就从书堆里抬起头望向门边。
接着就笑一笑,然后又把头埋下看书去了。


28.喂喂喂我难得来一趟大小姐好歹给点儿反应成不?
赵遗秋腹诽了一句。
不过他还是走到那一排排的书中,抽出一本不知是哪里的地方志,坐到锦珗的旁边读起来。


29.有的时候就是想要一个可以静静地并肩读书的下午。
总会有那么个人,让你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沉默是有价值的。
赵同学就这么想着,看了几页之后,就一手按着书页,另一只手虚握成拳撑着脑袋,然后看着锦珗耳旁垂下的几缕发丝和是不是眨动的睫毛发起呆来。


30.不久,就听到锦珗带着点无奈又带着点笑意地叹气声。
回过神来的赵同学有些尴尬地把视线移回书上,却见锦珗将书合起,站起了身。
好久不见啊遗秋。
—那是,一日不见阿珗,小生如隔三秋啊。
噗,遗秋这么开心,想必最近遇上不少趣事吧,出去走走,说来听听?
—好啊,乐意之至。


31.锦珗姐姐和小赵同学的闪光弹暂且按下不表,让我们把视线转回锦里巷子。
锦小妹在对着桌上那个剩了一小半的西瓜发呆,不知是扔掉好还是吃完好。
她趴在桌子上歪头和西瓜对视了半天,最终还是甩甩头,将西瓜扔在桌子上不管,跑去巷子住的一个老秀才的院子里听书去了。


32. 锦里巷子里的教书先生特别有意思,除了每月的初一三十、十五十六和节日停讲之外,别的时候都会在厅堂里摆几张小桌子讲书。
巷子里小孩子虽不少,也没有谁有那沉稳性子天天听课的。有时候天气坏了或者城里有什么大人物来访或是什么别的热闹可看的时候,小孩子们跑得一个不剩。


33.于是先生就会把那几张小桌子摆好,然后在厅堂里或背、或念、或读、或诵他的那些个之乎者也。时不时停下来,自言自语些句子的意思,背后的轶闻趣事,或是自家对那语句论断的想法感悟。带点书呆子如痴如狂的味道,仔细听来,却又十分独到有趣。



34.先生是什么书都讲,让孩子们权当听个乐呵。巷子里有铺子的人家也大多不担心孩子将来的前途——他们喜欢安安稳稳的小日子。于是觉得让孩子就这么听听故事听听文章也是蛮好的,不用费心去管他们的闹腾还不用花钱。也有些人家想让孩子考个功名,于是想请先生来专门讲讲四书五经、八股经义之类。
先生一副惶恐的表情说,在下才疏学浅,爱莫能助,都是邻里乡亲也怕误人子弟不是,城里找个私塾还好些,等过了童试,就进县学,也不用操那么多心啦。


35.那些人们觉得先生说得有理,于是先生的讲学堂中的孩子又少了几个。先生倒是无所谓,有人无人都那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36.像锦瑕这样年纪的姑娘,多半是被父母养在深闺之中等人提亲来的……嘛,至少看上去的年纪是这样。就算锦里这巷子里小商小贩的人家,女孩子会来帮忙,但也没有像她这么天天到处野的。相同的模样相同的打扮,锦瑕看着就要孩子气得多。
所以即使锦瑕混在讲学堂的一帮小毛孩子里,却也意外地显得不怎么突兀。


37.先生先生,上回你说关羽震住了那鲁肃,鲁肃可还有什么蠢主意?
—诶,可别这么说鲁肃呀,好歹人家可是接了公瑾的班呢,眼观大局有勇有谋,怎么能说是蠢呢。
嘿,那还不是镇不住关二爷的“明明偃月三停刀”么。
—那还真是,唔…那我就接着说这段吧,这鲁肃说,老相公不知,我有三条妙计索取荆州。乔公问哪三条,鲁肃就给他一一道来……


38.说这锦珗和遗秋一起出了草堂的书店,然后一路聊一路走到了绿波湖的廊桥上。
夏日午后的湖上是难得有些许凉风的地方,阳光跳动在波浪上,和在水面浅浅的地方游动的鱼群让整个绿波湖变成了流动的绿水晶。
细细的交谈声随着微风划开水面,漏入鱼群的耳朵中


39……所以说…最后四风家的猫真的是你找回来的啊?

—可不是,谁让这些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往庙里求啊,累死累活也得管着。
可真难为社神大人啦,还真想不出你在树上窜来窜去的样子呢。
—哪有窜来窜去…跳上去抱下来而已,脸上还被抓了一道,疼了好几天。
没留疤呀,太可惜了。
—我说,你在别人面前嘴也这么坏吗?


40.—对了阿珗,小武说好像官员打算把你们丞相和主公的祠庙合并起来啊,正犹豫该选哪个做名字,有没有来问问你们的意见?
我们能有什么意见…再说你都不把名字选好了吗…
—诶?对哈,那还是叫武侯祠好了。


41—.…最后那大姐可开心地就来庙里还愿啦,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在小庙里到处闹腾,可吵死我啦……阿珗?你有在听我说吗?
没,我在看鱼。
—………………
好啦我知道啦,你看那群墨衣,不会是你放的那对儿下的崽吧…
—啊?我还以为我养的那两条都是雌的呢…
喂,难不成你还打过小瑕的主意?
—不敢不敢,只是当初觉得有个伴好看些…现在看来原来真是一对儿啊。
难说。


42.遗秋你的事儿还真多啊……
—哈哈,忙嘛。
唔,那我就原谅你这么久不来看望我们啦~
—你居然还记恨这个啊……
开个玩笑,那,晚饭来我家吃吗?来几样特辣小炒犒劳你如何?
—来了自然该蹭个饭,要不然多对不起阿珗的手艺,不过辣菜还是饶了我吧……


43.嘘——让我们做只鱼群中的鱼,微风中的一缕,静悄悄地听,别出声啊。


44.自己来锦家蹭饭,锦瑕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赵遗秋自己是这么想的,所以看自己进门时,锦小妹向自己问了好,还倒了杯茶,实在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就知道会这个样子啦。”锦小妹如此道。


45.锦珗一进厨房里,锦瑕的脸就一下子冷下来,哼了一声跑到厨房里帮忙了。
毕竟在姐姐面前乖巧一点比闹脾气好得多,锦小妹多半是这么想的吧。
唉,就知道会这个样子,遗秋同学心道。


46.“遗秋毕竟是客人,让他这么坐着多不好。”
客人这词儿听得锦瑕挺开心的,一边把空心菜洗好切成段儿一边说:“姐姐也知道我和赵大哥没什么聊的嘛,来帮姐姐的忙,大家也能快点儿一起聊啊。”
锦珗把锅热好刚倒上油,空出手来用直接敲了下妹妹的额头,“…你呀…”
锦小妹吐吐舌头,也不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姐姐知道…反正关于自己的,姐姐总是什么都知道不是?如此一想,剁菜下刀的力道都轻了些许。


47.一般来说,锦珗还在做最后一个菜的时候,大家就会舀饭拿筷子准备上桌了。
这时武侯祠过来蹭饭,赵遗秋说:“小武你这身不错啊,英姿飒爽的。”
锦瑕默默吐槽“服装设定只有一套吧…每次来都用这句搭讪,太无趣了。”
“我喜欢啊,自然看一次夸一次。”赵遗秋食指和中指点在颧骨上,手掌托着下巴笑着说。
“你喜欢有什么用…”武侯祠走到他往常的位置坐下,然后指着他面对锦瑕,“再说他对着锦珗姐之外的人,什么时候费心想过台词啊。”
锦瑕重重点头,“就是就是。”
嘛…即使是经常吵架的两人,在对待遗秋同学的态度上,倒是意外地统一呢……


48.饭桌上通常还是比较和谐的。除了锦珗和小武偶尔会抢抢菜撞撞筷子什么的……
“喂那个鸡翅是我的!”卤鸡翅的盘子离锦瑕要稍远,导致她慢了小武一步。
“我先抢到啊,凭什唔是里兜?”小武同学直接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用门牙刮着肉,‘凭什么是你的’这后半句说得含糊不清。
锦瑕愣了愣,就见对面那人三两下解决完最后一个鸡翅,刨了口饭咽下,只好瞪了他一眼作罢……总不能说自己是先瞄上、先朝那边伸筷子的吧…反正鸡翅也回不来了。


49.“算啦,反正姐姐也可以再给我做的。”
“我也是可以再过来蹭饭的。”
“你……!”锦瑕眼疾手快地用自己的筷子压住小武的,然后抢走了那一片肥瘦兼具外层焦脆的回锅肉。
“行啦好好吃饭吧。”赵遗秋作出成熟稳重的老神仙模样劝道。
“食不言!你闭嘴!”锦瑕和武侯异口同声。
赵遗秋看向对面,锦珗无奈地笑笑,赵遗秋也只能埋头安静吃饭。
世界真和平呢……


50.说到锦家聚餐这个,最大的一次应该是锦里刚搬到武侯祠隔壁时候的事儿了吧。
新家落成时自然是要请客的,有像浣花、草堂、春熙这般来道喜的,有像文殊院、琴台路这般来帮忙的,也有像宽窄巷子和武侯祠这般来蹭饭的。
人来得齐,拼了好几张方桌都还有些挤,不过大家伙儿倒是不在意这些。


51.不知谁说聚餐怎能无酒。
锦瑕听后立刻拍手叫好。
嘛,要说这锦小妹有个十分不孩子气的一面,那就是爱喝酒。
或者…其实也是孩子气吧,明明喝不了多少,但一见那晶亮亮的绿豆烧、泛着泡泡的米酒还有从小坛子里丝丝渗出果香的梅子酒时,小孩子那用不完的好奇心和喜欢逞强的心气便止不住的往外冒。


52.那时正是秋末,于是锦瑕就拿出自己在城市里到处逛时,不知从哪儿新淘来的桂花酿。
窄巷子看到那小酒坛,心说这酒不是我家的吗,好歹这里好几家酒吧来点儿自己的呗。
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吐槽。


53.“咳,谢谢大家赏光啊,我先敬大家一杯,欢迎各位哥哥姐姐还有小武弟弟常来玩哈。”
文殊院琴台路一副被这小姑娘的礼貌热情惊到的表情,也把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熟点儿的,看到这锦小妹一圈酒倒好,就迫不及待举起杯子的样子,就知道这姑娘“酒瘾”又犯了。
“亏她还能想得出这些词儿呢。”武侯祠心头念了一句,然后小抿了一口——这方面他是不会和锦小妹拼的。


评论
热度(1)
©阿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