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苏王宠谦吹叶
爱念叨点心的相声段子
不完全杂食体
1v1基本不雷,凹凸不吃王相关

【亚尔斯兰战记】【奇夫】凡夫俗子0.+1.

※时间点为夺回王都后一年

※不知道有木有CP【要写的话大概是和法兰吉丝或者不高兴

※私设预警

※OOC预警【这里是奇夫和不高兴的痴汉粉

0.

曲未尽,人不老,诗酒歌华趁年少;

江山远,朱颜笑,剑舞疏狂乐逍遥。

1.

熹微的晨光从富饶的大陆东方照来,穿过长着零星植被的荒野,越过数丈高的城墙,照亮房舍的屋顶。然后,便暂时被拦住了脚步,仅仅数十米之外,吉迪列河宽阔的河面上滔滔河水挟裹着黄沙,浪花卷起,扔在挽留最后的夜色。

卡纳托城位于帕尔斯王国的西南边境,和王国西南邻国密斯鲁仅一河之隔,同时也是密斯鲁境内另一条大河乌诺利河与吉迪列河的交汇点。卡纳托城曾经是内陆重要的通商口岸,不过在帕尔斯王国最近的接连几任国王的统治时期,帕尔斯与密斯鲁两国关系的交恶,这座城池也被沿岸连绵的高大驻防建筑所封闭,只得依靠边境要塞与陆路枢纽之名,勉强维持过去的繁荣。

早起的拉米亚来到城郊的一片空地上的举着瘦瘦小小的胳膊,小心翼翼地扛起马车上的木箱——这些都是从东南方的萨拉港运来的货物,辛德拉的香料,密斯鲁的薰油,甚至还有绢之国的布匹、茶叶还有瓷器——都要完好无损地送到富商与贵族的库房中去,一点点损失都是他承受不起的。

拉米亚真希望自己可以早点强壮起来,就像住在隔壁的隔壁的希斯,一下子能抗两三个木头箱子,天天都可以睡个大懒觉,算下来每天却能比自己多赚两个烤饼的钱。距离新继任的亚尔斯兰王的废奴令已经推行一年了,而自己却没办法光靠自己就能养活自己和姐姐,依然要像奴隶一般为贵族干活,来换取吃食。

然而少年即使再小心,木箱与木板的摩擦声还是惊醒了另一辆马车中的男人,和平日的张扬放肆不同,睡相倒是规规矩矩地侧卧,或许正因如此,他才更受那红帐香榻的欢迎吧。熹微晨光透过车帘,照亮老天爷雕琢出的俊美容貌,时光不曾在此留下坚毅沧桑,仿佛此人生来,不论境遇如何,都将会尽情地享受这个世界一般。

下意识拢了拢抱在怀中的弓和箭,他似乎仍沉浸在什么美梦中似的,努力地想抬起眼皮,却仍闭着双眼,迷糊着抬手抹了下发带,草草拢了拢睡乱的紫红头发,然后才一边揉开眼一边撩起马车上的帘子看天色,喃喃自语:

“已经到了啊,连夜赶路的商队也不慢嘛。”

此人便是独自一人搭上商队的顺风车的巡检使奇夫,借着晨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到了目的地便开始呼呼大睡的车夫们都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车场的守卫立了个让搬运工们自行登记搬走的货物编号牌子,然后光明正大地打着盹;之前木箱搬动的声响离这里并不近,奇夫自信不会被发现,于是背上弓箭,将腰间一块形状奇特的象牙牌收进包裹中,一闪,便不见了影子。

>>>

“啊啊…早知道当初就不图方便拿个最上面的箱子了…”拉米亚脚下一点点地磨蹭着,大大的木箱遮住了他的视线。拉米亚犹豫要不要把箱子放在一边歇一歇,可如果不一口气做完的话,继续的时候说不定会更累…

正走着神,拉米亚突然感觉脚下一绊。

糟糕!千万不能摔到货物啊!

他使劲地把身子甩到木箱的另一边,木箱堪堪垫在肚皮上,缩起脖子以免碰到头,结果仰面栽倒的拉米亚并未感受到预想中的同感,而是摔在了一堆软软的东西上,应该是从晚上开始就摆在街上的吧,丝丝凉意还从衣衫外透过来。

刚刚放下心的拉米亚,打算侧过身子将自己从箱子底下蹭出来,一转头——

  正好看见邻居希斯惨白而毫无生气的脸。

>>>

  太阳慢慢升上来,只略略透出暖意而并不灼人的清早的阳光似是驱走了每个角落里的黑暗。荒漠上不多的绿意借着充足的水源蔓延开来,尽情享用上天给予的温暖。凹凸不平的墙壁和道路在倾斜的光下投射出点点阴影,更显斑驳,不过它们也渐渐缩短、消弥,不知偷藏到何处去了。不过三月将尽,吉迪列河的水流却渐渐奔涌起来,为这片干涸的土地带来水源与沃土。

"荣耀归于汝身啊,吉迪列的波涛;汝令吾等生存,又赐予吾地丰饶;润泽远水大漠啊,抚育植被羊羔;白浪缀似珠宝啊,金穗点汝眉梢;拨琴赞此风貌,亦饮歌颂汝此朝"【注】

卡纳托城以及其他的边塞都市在布防时,无论是防御工事的修建还是士兵的部署都比较看重吉迪列河河岸。而在另一边的城楼上,哼着路上听来的吉迪列河畔人们的歌谣,赞美着一千法尔桑旅程中从不停歇的大河,有着纤俊容颜的吟游诗人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和平而古老的城池。

“啊啊啊——————!”

正于此时,一声惊叫打破了表面上的宁静。

少年因恐惧而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尚算空旷的街道中回响。传入奇夫的耳中。

嗯嗯,虽然料想到会有有趣的事,不过居然这么快就发生了啊。有些不负责任地想着,奇夫判断了一下声音的来源,然后朝着那处去了。

【注】Glory be to thee, oh Nile! You rise out of the earth and come to nourish Egypt! You water the plains and have the power to feed all cattle. You quench the thirsty desert, far from any water. You bring forth the barley, You create the wheat. You fill the granaries and storehouses, not forgetting the poor. For you we pluck our harps, for you we sing.

http://ting.hujiang.com/sjxs/162127556999/原文以及音频,英音苏死我惹嘤嘤婴。


评论
热度(10)
©阿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