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苏王宠谦吹叶
爱念叨点心的相声段子
不完全杂食体
1v1基本不雷,凹凸不吃王相关

【亚尔斯兰战记】【奇夫】凡夫俗子2.

2.

相隔百里之外,结束晨议的帕尔斯第十九任国王亚尔斯兰步上皇宫的瞭望塔,阳光从他背后照来,重建之后日益繁荣的国都显得熠熠生辉。他的目光却并未停留在这一片国泰民安上,而是投向了西边更远的地方。

“陛下是在担心那两人吗?”自称宫廷画家的副宰相那尔撒斯站在亚尔斯兰身旁,背上背着定居王都后几乎从不离身的画板。

一年的时间,即使正式场合还可以端起架子,和那尔撒斯他们相处时,年轻的国王眉宇间依然没有什么威严,他点点头,皱眉回答说:“确实担心…并不是不信任他们的能力,只是……”

“只是这种情绪并非想明白就能控制的,”在谋略方面一向冷酷无情的智将颔首分析,“马尔亚姆正一团乱,不过斗得正欢的吉斯卡尔还有波坦…他们会浑水摸鱼来帕尔斯边境捞一把的可能性很小,除非被逼的狠了,没人会同时招惹两个强敌。”

波坦一方的鲁西达尼亚军从帕尔斯败退至马尔亚姆之后,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宗教恐怖统治,大肆屠杀自己口中的“没有资格信仰依亚尔达波特神的叛徒”;而逃脱了波坦大主教监禁的吉斯卡尔王弟则在内海沿岸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虽然兵力还不能和波坦相抗衡,但苦于恐怖统治的马尔亚姆原住民大多都有倾向于他的态度,目前双方正渐渐形成对立的局势。

“不论最后胜利的一方是谁,也不论将来是敌是友,对形成中的新邻居都是有必要了解的。”那尔撒斯如此判断,达龙则自告奋勇地前往西北驻军视察情况——或许是王都许久的和平日子让他重燃了对冒险的怀念吧。 不过,对那一带地形气候还有边防状况的了解,在两年后与密斯鲁王国的对战之中起了颇大的用处。

“相比之下,奇夫那边却是多少有些不好说了。”亚尔斯兰无奈的笑道,“说跑哪儿去立刻就走,能不忘了给王都送封书函真是该谢天谢地啊。”

“陛下就当是艺术家的个性好了,”那尔撒斯对奇夫这位与自己同担帕尔斯王国艺术‘重任’的同志似乎颇为信任,“况且陛下昨日傍晚接到传书之后,不也立刻修书给了梅鲁连,望他带领轴德族前往支援么。”

“还是有点…毕竟推行新制度一事范围太广,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城池有异样,不知这次又会牵扯出些什么…再通知一下法兰吉丝好了…不过她才刚回神殿接手回之前的工作哦,会不会有点太麻烦她?”亚尔斯兰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说完又看向那尔撒斯,像是一个将解题过程与结论交给老师评判的学生。

“全看陛下的意思了,这也是对有能之人的信任啊。”

如此这般的回答,经常出现在那尔撒斯口中,一般的意思是“如此做并不会出现我那尔撒斯无法应对的后果。”不过若是接下来没有什么假设分析的话,也就代表着亚尔斯兰的考虑和判断是得当的。

“呵,也是,虽说是个呆不住的主,不过全帕尔斯机动性最强的恐怕也就是这个人了吧。”亚尔斯兰感叹道。

接着他的肩头就传来一声带点不满的低鸣。

“啊啊,对,还要加上不会飞的限定才可以。”亚尔斯兰抚着告死天使的羽翼,抱歉笑道。

继任之后的亚尔斯兰,正经历着远比之前辗转各地更繁忙的生活,死去的士兵都尽力安葬,厚葬沙姆,为安德拉寇拉斯三世举行国葬,将伊诺肯迪斯七世的遗体交付给艾丝特尔和撤离的鲁西达尼亚军。送别之后就是登基仪式,重建战后的王都以及各大城池,补修输水管路,推行废止奴隶制度为首要的国内改革。除此之外,还必须和辛德拉的拉杰特拉王及邻国的诸王修好。该做的事真的是太多了。

奇夫在亚尔斯兰继位之后,被任命了巡检使这个职位,虽说有了确切的职位身份,不过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司职,只是负有特使之责,做为国王的代理人。他也只是偶尔留在王宫里,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周游帕尔斯国土上,过去的一年之中只回了一次王都叶克巴达那,参加同样被任命为巡检使和宫廷顾问官的女弓手的就职典礼,也与亚尔斯兰分享远游带回来的趣闻。

尊敬的亚尔斯兰陛下:

    从基兰港到萨拉港的水光天色正如您的心胸一般宽广,很多美丽的女孩子都仰慕您的威名,我和她们相处得非常愉快。

   萨拉港算在吉迪列河的流域之中,实难想象如此涓涓细流会在无水的荒漠之中流淌一千法尔桑的长度。修建了渡口但并没有船只,不知是否是游览的人太多,导致船都被占了。

  原本应当此月返回王都领取薪俸,汇报工作的,只是听从北方来的商旅说,最近吉迪列河这段的沿岸似有怪事发生。守护帕尔斯国土边境安全,义不容辞,晚归望谅解。

  顺致 春祺

                                                                             您忠诚的

                                                                                奇夫


送信人是一路陪同“巡检使”的古拉杰的部下,在绢之国使用的“纸”上写就,上边似乎压了一株纸莎草,四散的针叶状如蒲公英,正好在署名处印着印子,透出远方植物淡淡的香气来。

最先看到信的那尔撒斯和亚尔斯兰顿时感觉被这个吟游诗人闷骚了一脸。


信上看来,奇夫此次游历帕尔斯国最东南方的萨拉港,参观了只能称为小溪的吉迪列河的源头,寄信回来说有点异样,但语焉不详,也不知是真的知道了些什么,还是只是单纯地想游览吉迪列河的沿岸风光。

培沙华尔城的暗影,皇陵的怪事,迪马邦特山出世的宝剑,正好还真对这家伙的胃口,真不知是怪事都爱找上门,还是他就有种爱奔着怪事儿去的直觉啊。


评论(1)
热度(8)
©阿菌 | Powered by LOFTER